走讀金瓜石 黃金山城住一晚

相較於九份老街的熱鬧和再度繁榮,一嶺之隔的金瓜石,仍保持著懷舊而純樸的寧靜,我覺得金瓜石似乎有一種迷幻魔力,讓人忍不住一再造訪。

▲沿著水南洞金水公路,沿途溪畔盡是染得金黃的岩石,耀眼奪目。黃金瀑布,也是在地知名的地標景點。

每次來到金瓜石,天氣都不太一樣,有時候陰雨濛濛,溼氣浸潤了古色古香的台階,隙縫中的青苔都仰著頭伸長脖子,貓咪都躲起來了,山城漫漫,縷縷山嵐從基隆山飄過,有一種專屬於金瓜石獨有的寂靜蕭瑟,傍晚藍調時分,一旁的咖啡館燈光亮起,彷彿梵谷畫作「夜晚的露天咖啡館」般,溫暖了整個山城。

▲我喜歡金瓜石的顏色,這座迷人的小城鎮彷彿自帶閃耀的光芒。

這次到金瓜石沒有下雨,太陽躲在厚厚的雲層中,趁著雨還沒下下來,循著山尖路古道晃到水圳橋,那是日治時期為了將洗鍊礦石所需的用水,從水源地引到洗煉場儲水塔的水道,途中橫跨外九份溪溪谷搭建的橋樑,雖已損毀,仍保留古樸優美的拱型,拱橋下還有兩座不同時期搭建的橋梁,形成三橋上下交疊的三重橋,外九份溪的潺潺水流穿過最下層石砌拱橋,有些許詩情畫意。

▲金瓜石昔日與緊鄰的九份共稱九份地區,後來因為產金形成人口聚集逐漸獨立,1933年正式得名,也因為本山露頭的形狀像南瓜(又稱金瓜),因而取叫金瓜石,過去開採金礦與九份繁華一時,水圳橋是當時為了輸送選礦用水,以炸藥和人工徒手鑿開巨石形成引水通過的水路。
▲遙想逢谷搭橋、鑿開巨岩打通水路的巨大工程,昔日流金歲月該是何等風華!

水圳橋一直往舊礦場的方向而去,舊水道大多已經損毀不復見,在金福宮下方還保留一段水管路,遇到巨石之處硬是從中切開,形成一道狹窄的石縫,僅容一人通過,如今被戲稱為「摸乳巷」,在摸乳巷的盡頭是另一座小巧的水圳橋,跨過內九份溪,橋下一道瀑布流泉,古橋飛瀑又是另一番意境了,這個水圳橋保留完整,不過已經用柵欄封住禁止進入,避免遊客進入發生意外。

▲循著山尖古道,穿過水圳橋,來到切開巨岩的舊水道,說是一線天或謔稱的摸乳巷,都很貼切!
▲不管從任何視角走讀這座城鎮,都有它獨具魅力的面貌。

如果不是假日,山尖路觀光步道上這些美麗景點,不會有太多旅人,彷彿秘密私房景觀,那天在水圳橋巧遇石山里里長阿正哥,他熱情推薦金瓜石「礦山美境」的點滴,分享金瓜石最佳拍照景點,並且帶著我們沿著山尖路曲折的小巷弄穿梭,往下循著階梯到著名的「緩慢」民宿,以及外九份溪對岸的石頭公園。

在地的阿正哥,對金瓜石的感情自是不同於外人,即便只是一棵路樹、一顆石頭,可能都藏著他成長的記憶,他指著外九份溪西岸的一片蒲葵說:「那是我父親種的。」何其有幸聽他細數金瓜石的過往,以及未來可能的樣貌,他們在「浪漫公路」一些展望點清除視野障礙物,開闢金瓜石不同欣賞角度,讓我看到不一樣視角的陰陽海、水湳洞選煉廠遺址的另一面….,還有,看到阿正哥對金瓜石的使命感。

▲有了在地人領路,一花一草一世界。
▲金水公路的彎道。

晚餐,阿正哥推薦我們到「食不厭」用餐,食不厭老闆是「東北角餐飲大亨」寬哥,那天剛好寬哥在店裡,藝術氣質濃厚的寬哥說,自己原是板模工出身,回到金瓜石開咖啡館,剛開始一整天都沒有客人經過,後來鑽研一夜干和無國界美食料理,現在的食不厭已門庭若市,常有排隊人潮。

寬哥善於改造廢棄老屋,點石成金,簡直是東北角傳奇人物,值得一提的是,寬哥還曾經與藝術工作者、畫家、歌手多重身分的高閑至合作,出了一張「關於咖啡」的音樂CD手繪本,據說從籌備到真正發行前後花了十幾年,寬哥戲稱CD播放器都停產了,專輯才出爐。「關於咖啡」也是寬哥改造老屋的咖啡館,位於水湳洞九份溪畔,曾是他打造「左岸咖啡館」的藝文基地,正對著黃金瀑布,也很值得去坐坐。

金瓜石的地理環境特殊,地底下礦產資源開採的歷史背景,造就了如今自然與人文交織的景緻,如果能夠避開人潮,可以從容放慢腳步,慢慢品嘗這個全世界獨一無二的黃金山城,再找間老屋改建的民宿住下來,完全擁有金瓜石晨昏與寧靜的夜。

▲現在的水金九聚落,在政府積極推動之下,也漸漸由老屋轉型為民宿、餐廳,吸引許多藝術家進駐。這間我很喜歡的「悠居151」名宿,溫馨乾淨、視野超級好。

以前對於黃金山城,不外乎就是礦產和九份老街,直到深入踏查,才發現以前接觸到的,只是它表層的一小部分,在商業與觀光之外,人文與歷史,依然靜靜佇立山頭望著大海。如果你喜歡充滿歷史氣息的小旅行,不妨尋幽訪古,來一趟水金九浪漫之旅,也許就會邂逅一些金瓜石奇人,聽他們說金瓜石的故事,對這黃金山城又多了幾分感情。

相連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